查詢熱線 : +853 - 2876 2891
電郵 : tdbaidu@yahoo.com.hk

2015中國國際移民報告


全球移民總體特點

全球移民數量持續增長,經濟危機刺激移民流動

聯合國國際移民相關統計資料顯示:2013年全球有2.32億人口移民海外,而在1990年、2000年和2010年該資料分別是1.55億、1.78億、2.14億。在2.32億移民人口中,74%為20歲至64歲工作年齡段的移民。居住在發達國家的移民總數為1.36億,占總數的58.6%。


亞洲人成為國際移民的最大群體,共有3800萬亞洲人生活在其他洲。其中,約有1900萬亞洲人生活在歐洲,1600萬亞洲人生活在北美洲,300萬亞洲人生活在大洋洲。而出生於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海外移民構成了國際移民的第二大群體。他們大部分生活在北美洲,總數達2600萬。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對移民流動影響深遠。2010年以後,國際移民年均增量為600萬人,較2000—2010年的年均增量多了240萬。


在遭受經濟重創的希臘、愛爾蘭、西班牙等歐洲國家,出現了大規模移民遷出,2010—2012年移民遷出量分別為60372人、94586人、222928人。而經濟狀況較好的國家如德國、英國,則吸引了更多的外來移民,移民遷入數量分別為744150人、643808人。


發達國家遍享“移民紅利”

國際移民對移入國的經濟貢獻非常突出。20世紀90年代,移民對新加坡GDP增長的貢獻率一度超過40%。在美國,移民已成為科技創新的重要力量,其獲得的創新專利量佔據了總量的1/3。在美國的7大頂級癌症研究中心中,42%的研究人員出生于外國。在教育領域,2011年,美國大學電子工程專業全日制在校研究生中,國際學生占71%;2011年,美國電腦科學專業的國際學生占65%。在美國科學與工程領域擁有博士學位的就業者中,外國人比例從1993年的23%增至2010年的42%。

移民創業發揮了經濟加速器和科技加速器的雙重作用。在美國,移民創建了占總量1/4的高科技公司。美國市值前50名的上市公司中,有近一半是移民創建或共同創建的。在矽谷,36.4%的人口出生於國外,1/3的初創企業是印度裔美國人創立。據英國《英中時報》報導,每七家英國企業中就有一家屬於移民企業家。來自155個國家的海外移民在英國創辦了企業,創業者人數接近50萬。


中國國際移民現狀

中國向主要發達國家移民人數基本保持穩定

世界各地華僑華人總數約為6000萬人,中國國際移民群體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海外移民群體。中國移民主要目的地為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韓國、日本和新加坡等國。2013年,獲得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的中國人分別為71798人、34000人、27334人。

中國是美國永久居留移民第二大來源國。美國是中國海外移民首選的移民目的國。2000—2013年,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大陸人口約為90.3萬人。

中國是加拿大永久居民最大來源國之一。2013年,近34000名中國人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2001年到2011年間,在加拿大,出生于中國的移民人數增長了63.9%,由2001年的332825人增長至545535人。

中國是澳大利亞除技術移民外其他各移民類別的最大來源國。過去10多年,中國移民澳大利亞的人數一直在穩步上升。中國是澳大利亞第一大投資移民來源國、國際學生來源國、商務交流來源國、國際遊客來源國和第二大技術移民來源國。2013—2014年,澳大利亞共頒發了19萬個永久居留簽證,其中14.4%為中國人所持有。

中國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人數連續兩年遞減

近兩年中國大陸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人數呈遞減趨勢。2011年取得永久居留權的人數為87016人,2012年減少為81784人,2013年比2012年減少9986人,降幅為12.2%。2013年,來自中國大陸的通過職業技能獲得永久居留權的人數為20245人,占年度永久居留權總數的28.2%,比上一年度增加2041人,比重提高了4.9%。

美國對移民的吸引力呈現減弱現象。據美國財政部資料,2013年放棄公民身份的美國人或繳回綠卡的長期居民人數達到2999人,創歷史新高。其中,華裔人數占比約為6%。


來華移民成新熱點,中國開始成為有吸引力的移民目的國

來華逐夢已成為國際移民潮的新趨勢。據聯合國估計,2013年居住在中國境內的外籍人士為84.85萬人,近十年年均增長率為3.9%,比1990—2000年的3.0%有所提高。英國滙豐集團2014年10月公佈的《外派人員調查報告2014》顯示,在“最吸引外籍人士居住的國家或地區”排名中,中國總體排名位列第三,僅次於瑞士和新加坡。

經濟的快速增長以及較低的生活成本,是中國成為移民目的國的重要加分項。在一項對外籍人士的調查中,中國在經濟狀況指標上排名第一;在對當地經濟滿意度的調查中,中國名列前五。調查發現,從薪酬收入來看,亞洲是最受外籍人士歡迎的地區,居住於此的年薪超過25萬美元的外籍人士比例接近歐洲的三倍。中國是亞洲地區最受外籍人士青睞的國家,在中國的外籍人士年薪超過25萬美元的概率是全球平均值的四倍多。


中國吸引歸國人才、海外高層次人才的政策成效明顯

2014年,我國有45.98萬留學人員回國,同比增長11.09%。2013年入選“千人計畫”者達4183人,同比增加861人。自2004年中國實施綠卡制度至2013年,獲得綠卡人數達到7356人。

2011年中國政府啟動實施“外專千人計畫”以來,有242名外國專家享受有關政策和待遇在華工作,主要分佈在北京、上海、江蘇、湖北、浙江等發達地區。“外專千人計畫”專家在出入境、居留、醫療、保險、住房、稅收、薪酬等方面的保障政策正在逐步落實。

出入境便利化進程有了質的飛躍

十八大以後,在我國政府和其他國家積極推動下,我國公民出境簽證便利化速度明顯加快。截至2014年12月,有93個國家與中國簽訂了免簽協定,其中十八大以來生效的有21個;中國已與39個國家簽訂簡化簽證手續協定,協定數量達53個。截至2014年9月,給予我國公民落地簽證待遇的國家和地區有36個,可免簽入境的國家和地區有8個。中國護照“含金量”有了明顯提高。

2014年APEC會議期間,中美雙方給予對方公民最長十年有效期的多次往返簽證,這一措施獲得廣泛好評。隨著中國公民往來美國便利性增強,移民美國的吸引力開始下降。這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我國人才和資金流向美國所產生的負面效應。同時,這一措施也有助於促進美國學生來華交流學習。目前,加拿大、日本等國紛紛出臺措施延長我國簽證有效期、縮短簽證辦理時間。


中國國際移民展望

海外僑胞助力“一帶一路”

從歷史上中國移民的走向來看,“一帶一路”正是華人走向世界的“路線圖”。兩千多年前,中國人從長安出發經中亞走向歐洲,走出了“陸上絲綢之路”;從東南沿海衝破重重巨浪“下南洋、走西洋”,開闢了“海上絲綢之路”。

據統計,目前居住在東南亞的華僑華人約占海外6000萬華僑華人的2/3,主要集中在泰國、印尼、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國,而這些國家正是我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重要力量。同時,改革開放後走出國門的934萬國際移民中,大部分居住在北美和歐洲。近年來,隨著中國企業國際化的推進,中亞和非洲的中國移民也在增加,他們已成為加強中歐、中非聯繫的橋樑和紐帶,將會在我國“一帶一路”戰略中發揮重要作用。

近年來,華僑華人從業更加多元,經濟科技實力有了很大提升,逐步融入當地主流社會,政治社會地位有所提高。這部分人才既是國家“硬實力”的載體,積極承擔投資經商、創新創業等經濟活動;也是國家“軟實力”的載體,無形中傳承和傳播著中華文化。他們在促進新興產業發展、引導外資進入、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推動中外科技文化交流、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離不開國際人才的支撐,而沿線國家的華僑華人對推進“一帶一路”具有天然優勢。中國應該積極發揮這一群體的作用,鼓勵並積極創造條件讓他們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同時,應以更開放的態度開闢相應途徑,維護海外僑胞的合法利益,讓他們感受到來自祖國的關心和幫助,從而更自覺地為祖國作出貢獻。


移民推動中國企業國際化進程

隨著中國高淨值(即資產淨值較高)國際移民在全球配置資產漸成趨勢,相關金融機構也加速了海外佈局的步伐,為該群體進行海外投資和資產配置服務。大量高淨值移民向海外流動,客觀上帶動了國內金融機構及地產公司等資產配置機構的全球化,也為這些機構國際化提供了人才支撐。反過來,金融機構和地產公司國際化,也會促使當地的金融服務、地產業務更加具有中國元素,為當地中國移民帶來便利。

美國全國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發佈的“外國客戶在美置業報告”顯示,從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中國人共計花費220億美元在美國買房,環比增長72%,超過其他所有外國客戶群體。伴隨著中國移民的大規模湧入,美國、英國地產正在復蘇,國內房地產公司也開始涉足國際地產。2013年,複星集團以6450萬英鎊收購倫敦金融城Lloyds Chambers辦公樓;當年10月,又以7.25億美元收購位於美國紐約的大通曼哈頓銀行總部大樓。2014年9月,複星地產收購了日本IDERA資產管理公司,間接收購了日本東京天王洲花旗銀行中心。

中國投資移民通常是“移民不移居”,其資本和移民身份存在較大風險,因此,投資移民的業務和事業依然在國內,即使獲得了移民身份,也沒有放棄中國國籍。他們的移民身份有利於其經營跨國業務,客觀上促進了中國經貿的國際化。同時,當前新移民的知識水準較高,在講好中國故事、重塑中國移民國際形象等方面發揮了正向作用。


釋放“移民紅利”的時代逐漸開啟

研究發現,移民占發達國家總人口的比例大多超過10%,如美國為14.3%,加拿大為20.7%,英國為12.4%,德國為11.9%,澳大利亞為27.7%,新加坡為42.9%。但是,我國外籍人才的比例仍然較低。據聯合國估計,2013年居住在我國境內的外籍人員共約84.85萬人,占我國人口的0.06%,遠低於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平均水準10.8%,低於世界平均水準3.2%,甚至低於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準1.6%和最不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1.2%。

外國高層次人才可以在科研、教育、產業創新等各個領域發揮積極作用。過去30年,我國依靠破除限制國內人口流動的戶籍、身份等障礙,收穫了國內2億多城鄉人口流動的紅利。隨著我國越來越成為具有國際吸引力的移民目的國,應該進一步開放國際人才流動,開發世界“移民紅利”,從而推動未來發展。

積極探索技術移民事業,加強引進國外智力

我國應加大引進國外智力力度,積極探索技術移民事業。首先,應認真規劃技術移民工作格局,健全技術移民管理體制,推動政府部門技術移民治理法治化和服務化。其次,應儘快推進技術移民立法工作。世界範圍內的技術移民立法源于20世紀20年代,最近十多年,英國、新加坡、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紛紛推出自己的技術移民法。中國必須在世界各國的移民法競爭中占得一席之地,為引進國外智力創造良好的法制環境。

 





回最頂